《绝体绝命都市4Plus夏日回忆》新宣传片震后余生抉择重重

最新阵容新闻

NIS America公布了《绝体绝命都市4Plus:夏日回忆》的新宣传片“选择”,展示了游戏中选择造成的不同后果。

《绝体绝命都市4Plus:夏日回忆》是以遭逢地震与洪水等天灾袭击的都市为背景的灾难求生动作冒险游戏《绝体绝命都市》系列最新作。故事背景设定在201X年7月,叙述因参加面试而来到某大都市的主角,遭遇前所未有的超大地震。为了生存下去,主角将在这个余震不断的陌生都市四处徘徊,一边面对互相帮助/仇视的灾民,一边收集情报,设法逃离这个崩坏的都市。

想到这里,吴志祥率先打破僵局,“老于,你这样不对。”

“对于旅游业来说,传染性疾病是极大的风险。没想到,那场SARS差点让整个行业停止运转。”后来回顾2003年的梁建章,再谈此事依旧感慨万千。

携程地推团队在同程总部旁边建办公室,还挖掉了几个大将。面对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吴志祥开始失眠和掉头发。

作为复旦大学第一届少年班的毕业生,梁建章对于这些经济理论熟稔于心。但面对现实中每天百万级基础支出往外流,他只想着能有大佬来收购公司,一定会卖。

以上内容,授权摘选自我好友的一篇文章《拿下艺龙的同程,要“屠牛”?》。

用了8年,于敦徳就把途牛送上了纳斯达克,成为继携程、去哪儿、艺龙之后的在线旅游第4股。

“辛苦10年才赚到的1个亿,一个季度就烧掉了。”吴志祥和几位创始人在2013年除夕喝酒,甚至抱头痛哭。

从2003年4月开始,携程订单急剧下滑。就拿北京地区为例,此前两个人熬一个通宵都审核不完的酒店订单,这个时候一个人2小时就能顺带处理好上海、北京的所有订单。

所有的上扬曲线瞬间归零,携程经营利润跌破红线。

此前,吴志祥间接得知,途牛建议出境游供应商不要跟同程合作,若非要合作,供货价格要高于途牛。

为了维持现金流,梁建章开始用自己的客服中心,帮招商银行销售信用卡。作为招行信用卡起步年,这年末招商银行信用卡发行突破60万张。

大巴的车轮转动着,于敦徳思考着回应了吴志祥的话。

途牛于敦德也无可奈何。公司上市之际遇到这档子事儿,必须灵敏反应。4月11日,途牛特卖频道试运营,6月提出升级平台战略,7月“特卖频道”的正式上线,途牛差点成为旅游界的拼多多。

在去斯坦福念经济学时,梁建章说,“还是经济学有比较多的东西可学习。”毕业归来,这个留美生就在行业里刷了一遍存在感,并且这一切似乎都在他的掌控中。

这两者,是OTA行业争夺老二位置的仅有人选。

突如其来的经营停摆,让梁建章慌了神。他让管理人员和部分部门每天只上半天班,只发60%的工资。并且还鼓励员工,疫情很快就能控制,未来的报复性消费将是携程的机会。

这一年,携程的增长仅有19%。去哪儿增长92%、同程翻倍、艺龙连续7个季度在酒店板块反超携程,同比增速27%。

这个行业近乎是梁建章和携程的。

2002年夏天,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Michael Spence来到中国南海知识经济论坛。他认为,互联网将在年终复苏。

2003年1-3月,看到业务和盈利能力日趋成熟,擅于资本操作的创始人之一沈南鹏,时时坐在办公室往纳斯达克的方向望去。

携程上市后的10年,在梁建章那里是空白的。上市3年后,他卸职CEO去斯坦福大学主修经济学,直到2012年才回国。

话虽中肯,却让人听出些许嘲讽,一场焦灼对决正在持续。

当时,这一观点被视为美国式的“妄言”。

1 2 下一页 友情提示: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可正在这时,远在云南的一只菊头蝙蝠倒挂岩壁,目光从黑压压的洞穴望向外面的世界。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绝体绝命都市4Plus:夏日回忆专区

那一早在首都机场,吴志祥在登机口睡着,尽管广播通报多次也还是错过了飞机。

本作PS4繁中版现已发售,NS繁中版将于4月9日发售,4月7日还将登陆Steam,steam版不支持中文。

送走梁建章,同程5个合伙人面面相觑。他们依旧待在沙发里,一直坐到凌晨两点才散。

但在那个“妄言论”依旧盛行的时期,编辑们还是加上了“将有80%的互联网公司倒闭”的观点。

梁建章回归,拿出了5亿美元搞补贴战。5天后,吴志祥筹到9000万元备战,去哪儿投了3000万美元,驴妈妈表示拿了5亿元与携程死磕。

视线聚焦在广州军区总医院。那位深圳一家饭店的36岁厨师黄杏初,正高烧不退、全身发紫。这是全国通报的第一例SARS患者。       

2003年1月,《数字财富》杂志大胆做出了一个《互联网复苏》的选题。文章列举了“水泥+鼠标”的51job,也点出了“鼠标+水泥”的携程。

按创业时的议定,携程上市不远了。

到2014年4月,梁建章开始转变策略,从价格战转向资本整合。

他统领下的途牛专注于做“休闲游专业户”并切入出境游,是业务的精准延伸。其出境游业务增速迅猛,客单价动辄几千元,和擅长售卖景区门票的同程拉开大距离。

SARS的冲击与机遇

那个时候,同程刚牵手艺龙,途牛也实现了上市后的首次盈利(Non-GAAP净利润3970万元)。

这一天,梁建章来到苏州与吴志祥见了一面。他准备以2.2亿美元入股同程,并将门票业务并入同程。

2003年6月,SARS疫情得以控制,旅游业数据很快回弹到2002年同期水平。 2003年7月,携程机票订单成交量同比增长200%,环比6月增加82%,并超越SARS前1月份31%。 2003年10月,SARS疫情过后的首个“十一”黄金周,携程平台上的机票订单成交量同比增长200%。 这年末,携程纳斯达克上市,股价首日上涨88.56%,OTA行业开始被外界所关注。

后来,吴志祥才知道,就在夜会梁建章这天,他也曾走进途牛办公大楼,以途牛IPO发行价收购其价值1500万美元股份。

这也为携程带来了一定的现金流。

消息经过发酵再传到他耳朵里,变成了途牛“封杀”同程。

于敦徳比江苏老乡吴志祥小几岁,典型的工科男,乐于钻研技术,做事一向表现得谨慎克制。

《商界》杂志当时有报道显示,针对票价300元的“哈尔滨冰雪大世界”,携程288元、返现288元;驴妈妈288元、返现300元;同程288元、返现250元。

只是他们不知道,在文中仅出现一小溜的创业公司携程,已经实现单月交易额首次突破1亿。这个数据,已然可以称为中国最大的酒店分销商和机票代理商。

“老吴,你不应该做出境游,顺着1块钱景区门票,你应该再做10块钱的电影,几十块的火车票。你的客单价决定了你不可能做几千块的出境游。”

很快,类似的病例在广州、北京的城市出现,SARS疫情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