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帅我不是世界最佳主帅不给我曼城我赢不了球

西甲队赛程

瓜帅称自己不是世界最佳主帅

队员韩宝柱,蓟州区穿芳峪镇英歌寨村党员,从事养鸡行业。媳妇一个人在家,疫情期间交通出问题,饲料难以采购,鸡蛋卖不出去,是当地的志愿者了解情况后,帮着将鸡蛋卖出去。

在湖北期间,队员们每天6点起床,7点出发,天黑结束一天救援工作。35天时间,救援队员们见证了疫情从失控到逐渐向好的变化,也见到过湖北的每一个夜晚,每一个白天。(海河传媒中心记者 彭俊勇)

队员王鸿运,蓟州人,在武汉工作, 2月5日加入后,一直跟随着队伍奔波在武汉的各个场地……

“2-3天时间,我们几乎走遍了黄冈的所有区县。”每天队员们都像腾云驾雾一般喷洒消杀药剂。

“我能赢球是因为我手下拥有很多出色的球员,也有很多其他出色的教练。我是一名不错的主帅,但肯定不是最好的。如果你不给我曼城这样的球队,我也赢不了球。”

这一天,也是岭俊救援队从天津出发的第35天,离开家的时候,李俊岭和队员们没有想到这一次会这么久。1月27日,天津蓟州,李俊岭接到了中国红十字基金会的招募通知,需要队员们奔赴湖北疫情一线。

李俊岭本人,早年经营服装厂,曾是当地远近闻名的富人,但几年前一场大火几乎将工厂烧光,努力重建之后规模比原来小得多。

中国红十字基金会统计显示,半个月时间,岭俊公益救援中心和其他救援队伍在湖北6个城市,防疫消杀面积覆盖超过244万平方米,日均将200吨防疫消杀物资送抵湖北。

来到现场,看着繁忙紧张的建设场面,救援队员们都觉得压力山大。“物资已经到位,现场都是建筑行业的人员,操作各种机械设备驾轻就熟,但是对于消毒设施的使用却是陌生的,我们不仅要提供消杀,更要把人教会!”

按照红基会的指令,救援队在1月29日第一站直接杀到了湖北黄冈,在这个疫情最严重的城市之一,救援队除了消杀本身,还有200吨的消杀物资和几百台弥雾机等着志愿者们去发放和教授如何使用。

就在二月末的一天,李俊岭和队员“吵”了起来。“你们觉得领队好当是吧,那明天轮流当!”“当就当,我做领队那咱明天就回家!”“行,你是领队听你的,明天你就去申请回家!”“回就回!”

吵完之后,李俊岭偷偷的乐了,队员也乐了——这个时候是没人真想打退堂鼓的,但压力需要释放。“让大家把心理压力发泄出来就好了”。

在武汉期间,因为条件限制,队员们需要自己买菜做饭,2月28日晚10点,正在做饭还没吃到嘴的时候,一个求助电话打来:一辆物资车行驶中出现故障,车上装载着送往武汉市第九人民医院的10箱500套防护服需要支援。没什么可说的,出发吧!挂断电话,李俊岭和队员奔向夜幕之中。

警方提醒: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相关规定,非法猎捕、杀害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的,或者非法收购、运输、出售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及其制品的,最高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总台央视记者 李常明)

救援队在雷神山作业面积达4万平方米,同时向雷神山医院指挥部移交50台弥雾机,5吨氯片。

队员赵烽源,共产党员,在天津北辰建筑工地承包了一些活计,现在工地开工,自己却不知道哪天可以回去,只能将业务交给朋友去打理。

作为民间救援队伍,岭俊的成员都是普通人。

从1月27日从天津出发算起到3月2日,已经超过了一个月时间,岭俊救援队的成员们,几乎没有睡过一宿安稳觉。疲倦、想家、加上病毒可能带来的危险,几乎每一人都处在崩溃的边缘。

“我们要交给武汉人民一个洁净的体育馆”。3月1日,救援队接手对洪山体育馆武昌方舱医院进行消杀。“接到求援没想太多就来了,到了地方说是要去今早清舱的地下方舱消杀,说实在的有些犹豫,但又不能退缩。”

“防疫消杀时,看着工人们一脸茫然,他们不知道什么是消杀防控,不了解疫情有多凶险,可能意外随时和他们擦肩。我们能做的是教他们消杀药液的配比和设备使用,让他们当场实践,每一个步骤都记下了,会使用了,我们才心安。”

当时正是大年初三,没有任何犹豫,岭俊公益救援中心的防疫消杀志愿者们驾车踏上奔赴湖北的征程。

洪山体育馆武昌方舱医院,随着出院人数逐渐增多,地下方舱内的病人陆续搬到楼上,地下区域腾空之后,消杀工作要随时跟进。

湖北的一个月,队员们也无数次被感动到:行驶途中车辆发生故障,卖配件师傅死活都不肯收费,只是要了一枚救援队徽章;天津医疗队驻地,下班护士的一句,我见过你们,吃饭了没有;武汉当地聋哑人群体,收到救援队运送的物资后,用文字发来的感谢……

据通报,2月19日,江城县森林公安局接到群众举报称,在江城县整董镇整董村有人饲养白鹇。接警后,民警立即赴现场调查,并在村民邓某家发现一只关在笼子内的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白鹇。经查明,此次查获的白鹇是嫌疑人邓某2017年9月花500元钱购买2只白鹇后,拿回家中饲养的,其中一只在饲养过程中逃脱。目前,嫌疑人已被控制,野生动物的来源还在调查,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消杀工作紧张且忙碌,岭俊队员的脚步先后到达过黄冈、孝感 、宜昌、荆州、武汉,几乎都是疫情最为严重的城市。

队员岳中华,家在河北遵化,平时以水暖安装和种地为生,年前已经备下10吨化肥用于种地,但现在人在武汉,归期难定,即使回去也要隔离。临出发前的晚上岳中华和家人聊至深夜,84岁的老父亲虽然担心,但仍支持他到湖北去,“总要有人去的,你有能力去是光荣的事儿。”

随后瓜帅称:“如何定义世界最佳主帅呢?我不知道。我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是世界最佳主帅,即便我在巴萨拿到六冠王,在拜仁也执教过,我都没这么认为。”

建设工地消杀!办公场所消杀!食堂消杀!工人宿舍消杀!施工出入口消杀!往来车辆消杀!……在雷神山工地现场,为保障医院建设和建筑工人人身安全,需要对每一个人流密集区域都进行全面消杀。

在被问到“你是否是世界最佳主帅”问题时,瓜帅先开了个玩笑:“对,我是。”说完笑了起来。

方舱门外,岭俊救援队中三名党员主动请缨:“要进红区我们先上”,但另外三名队友没有同意:“我们是一个团队,一个整体,我们一起上!”队员一起进入已经清空的医院,进行消杀作业。

消杀之外,李俊岭明白对建设方人员开展防疫消杀培训可能更加重要。

建筑工地现场情况复杂,李俊岭和队员们采用了立体化消杀模式。地面上,就地取材,用砖头和塑料布围成小池子,里面放上消毒剂,人员走过之后就完成了脚底消毒;中间,接通水管进行手部消毒;空中,用弥雾机向天空喷雾进行空间消毒。

△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白鹇

彼时的雷神山,正是医院建设的最关键时刻,全中国几千万人盯着手机,实时观看工程进展。几千名来自全国各地的建设者们日以继夜抢建医院,这也就造成了人员的聚集情况,同时,医院建好交付使用之前,也需要进行严格的消毒,工作压力可想而知。

在黄冈,岭俊队员们每天搬运30多吨的防疫消杀物资,背负几十斤重的防疫消杀药水行走在各个社区开展防疫消杀工作,长时间作业,沉重的药水箱勒肿了他们的双肩。

救援队转战武汉之后,把驻地安在了武昌火车站附近,每天运送物资、病毒消杀、联系救助等工作将时间塞得满满。

2月4日晚,湖北孝感,岭俊救援队队长、48岁的天津汉子李俊岭接到了一个紧急求助电话,“我是中建三局雷神山建设指挥部,这里需要进行消杀,请你们马上过来!”

这些曾经见过各种灾难场面的汉子们,面对疫情也不由得紧张起来。“你不知道你的敌人是谁,在哪里,只能时时刻提醒自己要加倍小心。”作为队长,李俊岭还要想着队员的安全问题,“大家怎么来的就要怎么回到天津,绝不能有一个人感染。”

在黄冈期间,救援队在黄冈市英山、罗田、武穴、黄梅、蕲春5个市县开展防疫消杀培训,培训消杀人员70余名。截至2月15日,救援队向黄冈市红十字会移交消毒剂30吨、84消毒液124吨、消毒粉30吨、弥雾机300台、消毒洗手液8928瓶。

但岳中华没料到实际情况比预想的严重得多。“有一天我回来之后一宿没睡,抽了15根烟,想家,也想我的小日子。但是做志愿者这几年,感悟最多的就是舍予之间的东西,有句老话说的好,‘福虽未至,祸已远离’。”第二天,岳中华照常起来去分发物资、进行消杀培训工作。

岭俊救援队是非营利纯公益志愿者团队,专注于消防救援、国内自然灾害救援、水域救援、山地救援,及社区、学校防灾减灾培训等。对于经历过无数救援行动的岭俊救援队来说,灾难发生在哪里,身影就出现在哪里。

当时,队伍正在孝感进行消杀作业,接到电话,救援队决定马上开拔前往武汉。

队员孙红彬,在蓟州做牛羊肉生意,小店已经有一段时间没能营业。

黄冈、孝感 、宜昌、荆州、武汉 转战湖北

当时,疫情正在蔓延,各地纷纷发布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对于具体疫情情况,李俊岭和队员们没有太多的直观印象,只是通过手机关注着疫情的变化,高速公路上稀疏的车辆提醒着大家问题的严重性,队伍离湖北越近感觉氛围愈加紧张。

都是普通人 疫情不退 我们不回

曼城主帅瓜迪奥拉近日接受采访,他坦诚自己并不是世界最佳主帅。

现在,雷神山医院投入使用多时,一批批的病人进入后康复离开,没多少人会知道,曾经有一支来自天津的队伍,在这里进行过最初的消杀工作。